营造自由开放的育人环境

《大学在人间》序言一

Posted by 刘道玉 on April 15, 2013

维基百科:刘道玉

2011 年 7 月,李英强先生在家乡蕲春县青石镇创办了立人大学暑期培训班,实际上是一所既没有获得主管部门批准,又是一所「四无」(无校舍、无专职教师、无资金和无校长)的学校。当看到这所大学诞生的消息时,我立即想到了欧洲中世纪草创期自发诞生的大学,它们也是几乎没有任何物质属性的学术共同体。我很高兴看到 900 多年以后,这种草创性的大学在中国的诞生,它毕竟是一个新生事物,对改革我国大一统的教育体制,些许会起到促进作用。

立人大学创办快两周年了,创办者们一直在创业的道路上踽踽前行。今年春节过后,立人大学筹备组成员欧阳艳琴专程来汉访问我,我们就立人大学的筹备和未来大学的变革等问题,畅所欲言地交换了意见。艳琴把我的谈话整理成了一份文稿,她告诉我准备编辑出版一本《大学 在人间》的文集,包括教师的演讲、学员写的文章和媒体的报道。这是一件很有意义的工作,既是历史的记载又对未来的学生有参考作用,我愿意把这份谈话作为《大学 在人间》的序言,以寄托我对这所襁褓中大学的期望。

未来大学模式将更加开放

人类已经跨过了 21 世纪的头 10 年,这是一个以创造性为特征的世纪,一切都处于激剧的变化之中,大学将变得越来越多元化,越来越开放,用比尔·盖茨的话说,将来大学也许会变得面目全非。我们应当认识到这种变化的趋势,跟上时代的步伐,应对这些变化。

第一个趋势是,我设了一个叫教育仓储式的大学模式,它的英文是:Stockroom-style Supermarket of Education,简称为 SSSE 模式。我想了很久,认为是可行的,是一种全新的教育理念。按照这个模式,一个大学就相当于一个大型的仓储超市,顾客就是学生,没有考试,没有录取分数线。学生就像顾客一样,进入到教育超市选择自己想要的东西,完全由自己的兴趣和需要而定。在这个教育仓储超市中,开设各式各样的课程,举办多种多样的讲座,成立各种学术社团,自由演讲不拘形式,图书馆和实验室全天候地开放,在教师的指导下成立各种科学研究小组。教师犹如仓储超市的导购,负责解答学生们的疑问,担负起各种活动和研究的指导。校长就是总经理,负责制定游戏规则,组织员工的培训,组织各种教育资源,对「超市」进行有效的管理。我这个超前的教育模式,它体现了自由、开放的原则,是建立在尊重学生志趣和选择权的基础上的。理解和实践这种模式,必须转变教育的观念,问题是要有敢于率先吃螃蟹者,把理想变为现实。

立人大学是否可以实验教育仓储超市模式?我想是可以的,你们要敢于尝试别人不敢和不能做的事情。试验教育仓储超市模式,可以由浅入深、由小到大嘛。立人大学就是一个仓储超市嘛,学生来者不拒,去者不究,来去自由嘛!

第二个趋势重新认识和定位马丁·特罗的「教育三阶段论」。20 世纪 70 年代中期,教育社会学家马丁·特罗提出了高等教育精英化、大众化、普及化,这个理论已普遍被教育界所接受。但是,怎么理解?可能还是一个众说纷纭的问题。大学毛入学率 15% 以下是精英教育,15% 到 50% 是大众化,超过 50% 就是普及化。我们不能机械地理解三个阶段,它们不是相互割裂的,也不是齐步前进的。

因此,我要做一点更正,21 世纪的高等教育三阶段要重新划分、重新洗牌。我的意思是说,三个阶段同时存在,各有各的功能、各有各的定位。也就是说,即使在大众化或是普及化以后,依然不能忽视精英化的教育,大众化是普及,而精英教育是提高,所以不能用大众化代替精英教育。我们现在毛入学率已经达到 30% 了,部分省市已达到了普及阶段,但大学不能都是一个模式,我们现在还应该有精英大学,精英大学不能扩招,精英大学是小而精的大学,实行一对一的教学,因此可以高收费。

第三种模式是网络大学,是现在非常流行的教学模式。2011 年 11 月,美国斯坦福大学终身教授瑟巴蒂安·斯朗宣布辞职,在教育界引起了不小的震撼。他将「人工智能」改在网上授课,结果修习这门课的竟有 16 万名学生,其中有 248 名学生获得了十分优异的成就,但却没有一名是斯坦福大学的学生。该课在网上授课大获成功后,他创办了网络大学(Udacity),网上授课一律免费,而且还颁发计算机科学课程类似的学位证书。2012 年,美国顶尖大学又陆续设立了网络教学的平台,除了 Udacity 以外,又出现了穆克(massive open online course,简称为 MOOC)和 edX 等,三大课程提供商兴起。评论界认为,网络大学的兴起,将会打破传统大学的模式,或将改变未来的教育,使大学教育国际化变为现实。

创造性教育要有自由空间

我研究创造性教育 30 多年了,出版了一套创造性教育书系,总共五本计 140 万字。中国最缺少的就是创造性,国家提出要从制造大国转向创造大国,在中国来说,这近乎是奢侈。如果不改变僵化的教学模式,没有创造性的人才,是不可能实现这种转变的。是什么原因呢?是政治体制限制了人们的自由,进而扼杀了人们的创造性。我们的教育只是培养听话的孩子,而不是培养追求真理的孩子。

现在大家在报纸上提出了大学去行政化,这还是非常非常浅层的观念,行政化当然是要去掉的,但关键是去政党化、去意识形态化、去工具化。其实,我们的大学就是政府的附属品,国家是把大学当做工具。在这种思想和体制下,怎么培养创造性人才?三十年代中期,竺可桢出任浙江大学校长的时候,履职条件之一就是要去政党化。教育是公共资源,不是哪个党哪个派、哪个教派的事,不转变这个观念,就不能贯彻教育的普世价值。

创造性就是要有个性,要有自由空间。自由是教育的核心理念,是教育的灵魂,没有自由就没有教育。自由教育最早是柏拉图提出来的,liberal education 一词,既可以翻译为「人文」,也可以翻译为「博雅」,但其本义是自由。英国纽曼是都柏林天主教大学的首任校长,是第一个撰写《大学理念》的人。他明确提出,大学教育应该为自由而设。没有自由,就没有创造,没有自由,就没有杰出人才,没有自由,就没有大师。这是肯定无疑的,因为创造性的果实只能生长在自由的园地里。

创造,是一个沉重的话题,不营造自由,就没法成为创造大国。

前段时间,我国建筑师王澍荣获了普利兹克奖,它相当于世界建筑界的诺贝尔奖。在谈到我国创造性的成果时,王澍先生感叹道:「中国除了土特产,还有什么是纯中国的?」除了「四大发明」以外,我国再也没有称得上是世界发明的了。在现代的重大发明成果中,只要是涉及到电子仪器、机械设备、测试技术、医疗设备等,都是西方人发明的。例如洗衣机、电视机、空调、电脑、飞机、汽车、火车,自行车、摩托车、火箭、卫星等,都不是中国原创的。在先进技术方面,如宇宙飞船、基因图谱、超导、纳米技术、人脑活动绘图等,我们也是尾随着国外的研究,虽然我国可以做得规模很大,但都不是中国发明的。因此,除了王澍说的土特产以外,我还补充一点,那就是锅碗瓢盆嘛!中国没有夜郎自大的理由,应该深刻地反省了,痛下决心改革僵化的和扼杀青少年想象力的教育。

坚定地走创新办学之路

立人大学从诞生的那一天起,她就显示出与众不同的个性。这使我想起了 17 世纪法国思想启蒙家卢梭的一句名言,他曾说:「我生下来便和我见到的任何人都不同,甚至我敢自信全世界也找不到一个生来像我这样的人。虽然我不比别人好,至少和他们不一样。大自然塑造了我,然后把模子打碎了……」

在我的眼中,立人大学就是一所与众不同的大学。两年以来,已经实施了不少创新的举措,例如游学班、研修班等都是值得称道的。我在正在撰写「理想的大学」一书,其中就设计了游学制度。在中国大学里,最坏的制度就是学生在一个学校学到底,而西方的大学学生可以转校,陈寅恪和朱光潜先生就是「游学」最典型的代表。这种方式的最大好处就是取各家之长,取各师之长,开阔眼界,获取真知。

中国大学另外一个最坏的制度,就是一个老师在一个大学工作一辈子,而西方国家大学则不然。中国这种制度导致教授们都不敢超越自己,不敢提出挑战,因循守旧,倚老卖老。现在我们大学中的里的教师都是「三代同堂」甚至有「四世同堂」的,这种情况在重点大学的情况尤为严重。在这种僵化的制度下,怎么能够树立民主的学风?学生怎么敢向老师提出挑战?这对于开展学术争鸣,鼓励创新是非常不利的,必须打破教师中一潭死水的局面。

立人大学一定要走自己的路,决不能模仿现在大学的一套作法,营造民主自由和开放的学习环境。来到立人大学学习的人,不能以获取文凭和学位为目的,而是为了获取真知,为了追求真理。什么叫学习和读书?我记得民国时期杨玉清先生在《论读书》中说:「以读书为混文凭的人,不是读书人;以读书为混官的人,不是读书人;以读书为时髦,为装饰品的人,更不是读书人。」什么是读书人呢?林语堂先生说:「有价值的学者不知道什么叫磨练,也不知道什么叫苦学,他们只是爱书籍,情不自禁地一直读下去……」

因此,立人大学应当拒绝招收为混文凭的人、为混当官的人、为混装饰门面的人。我立人大学没有文凭,也没有官给你做,也不允许你装门面,我们没有什么资源给你装门面,我立人大学是草根大学。草根没有什么不好,草根有生命力。唐朝大诗人白居易诗曰:「野火烧不尽,春风吹又生。」我们立人大学扎根群众中,根植于神州大地,一定是会星火燎原的!

那么怎么保持立人大学的独特个性呢?为此,我们绝不能模仿其他的大学,也绝不与他们攀比,走自己的路。我们要做别人不愿做或是不敢做的事情,或者被他们瞧不起的事。凡是来到立人大学的人都要理想,有终极关怀的情结,并以此为终身的志业。我觉得素质比文凭重要,思维能力比分数重要。来立大就是为了获得真知,为了训练、提高人文素质,为了训练创造性的思维方法。追求真理是无止境的,当然真理是很广泛的,有各种各样的,应当打破对真理的迷信。

立人大学应该创造自由、开放的空间,立人大学没有包袱,也没有禁区,没有任何限制。创造的关键是营造自由环境,培养学生的好奇心,善于发现和培养异想天开和标新立异的人。对这些异想天开的人,必须进行引导,并为实践他们的好奇心创造条件。

我一生不喜欢担任兼职,也不担任任何名誉职务,但对你们立人大学,作一次破例,我同意担任你们义务的名誉校长。我今年 80 岁了,我精力有限,能力也有限,尽力而为吧,做一个老年的义工。没有任何要求,完全自愿的、无报酬的、无怨无悔的。考虑到年纪和身体的原因,以及你们是分散办学,我可能没有办法到现场参与你们的讨论和活动,更多是通过邮件,或者你们出差顺路来交换意见,我会热情接待你们,也会无保留地贡献个人的一孔之见。

2013 年 4 月 15 日修订

于武汉大学寒宬斋


评论请前往 2049BB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