对共和国历史的回顾与反思

Posted by 徐友渔 on July 5, 2011

讲者:中国社会科学院徐友渔老师

地点:湖北蕲春青石中学多媒体教室

中国人民站起来了

共和国的历史与反思,我对这个题目有兴趣。用批判性的思考来看待这段历史,看有哪一些很重要的问题。第一,现在有一种说法,「1949年10月1日,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成立了,中国人民站起来了」。自从鸦片战争以来,在外国军舰大炮的威胁下,中国订立了大量不平等条约,这是奇耻大辱。但是废除这些不平等条约,是一党一派做的,还是志士仁人整个民族都在做的?不平等条约,到底什么时候结束的,是1949年10月1日吗?不动脑筋的中国人就这么说。但是我们应当抱着实事求是的态度。晚清,尤其是北洋政府的意图就是努力在艰苦的条件下修订不平等条约,不过我们从小受的教育就是晚清是卖国政府。要知道,国与国之间是要遵守国际信用的,废除条约是违反国际法的,应当要据理力争地进行修改,以前我们不承认这一点。中国的历届政府做了大量的工作,修改不平等条约,这些努力不能轻而易举地被否定。恢复主权的方式有很多种,这些努力是非常有成效的,我们对先辈的努力要表示尊重。

从国际法的角度看这个问题,中国人民站起来了,打倒卖国贼,打倒列强。那什么叫站起来了?外国在中国的租界应该废除掉,应该以平等的条约取而代之。我认为所有这些成就在民国政府时期就已经完成了。抗日战争时期,中国与英美是同盟国,这是恢复中国平等地位的机会,让宋子文与英美交涉,强调以前订立的条约是不合道理的,作为盟友,英美在上海武汉还有租界怎么说得过去,没法向中国人交待。英美政府答应,一旦二战胜利,立刻废除不平等条约。浴血奋战的同时就可以给老百姓一个交待,所以在抗日战争期间废除了那些不平等条约。开罗会议,美国英国苏联中国,世界四大强国,中国是联合国的常任理事国,这都是在民国政府完成的,1949年10月1日前已经有很好的世界地位。那1949年10月1日到底做了什么,为什么是从那天开始站起来的?几亿人都不动脑子地接受这一点。

朝鲜战争

1949年10月1日之后我梳理一下,建国伊始,就卷入了一场战争。我在文化革命时看了杜鲁门回忆录,我认为杜鲁门说的是真的,美国没有借朝鲜战争来统治全世界。我们的党史说朝鲜战争在1950年6月2日爆发,但不说谁开了第一枪。事实上,在二战结束之后,大国已经做了一个安排,不同的政党在三八线两边建立不同的制度,但北部的军队违反约定席卷了南部,中国卷入了一场赤裸裸的侵略战争。抗美援朝,中国应不应该卷入这场战争?以当初中国的军事力量,蒋介石已是惊弓之鸟,美国决定既不准共产党打过去,也不准国民党打过来。这是历史学家反思朝鲜战争的一个重要问题,但一般的历史学家不谈,也不敢谈。

从人道主义的角度,中国应当尊重国际条约,一方用精锐部队侵入对方,这是赤裸裸的侵略战争,中国不应该参与。从军事的角度,不同意对朝鲜出兵的代表是林彪,他认为对方是美式装备。林彪是实事求是,认为跟美国打仗是不行的。但最后毛泽东一意孤行,把彭德怀激起来了,坚定支持毛泽东。英国有一个左派共产党,作为战地记者,战场观摩以后,从坚决的拥护到坚决的反对。用美国将军的话说,这根本不是战争。金日成擅自发动了征服南方的战争,兵败如山倒之后再来找中共。中国是没法打现代化战争的,斯大林说苏联不能出兵,因为可能爆发第三次世界大战,苏联说为了对人类负责任,苏联不参加。中国硬着头皮打,英国记者认为这是屠杀。

联合国决议出兵,苏联是常任理事国,最后投票的时候,没有人投否决票,我们是不是被苏联玩了一把?斯大林不希望中国强大,让我们跟美国人打仗?现在也找不到证据,但这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。

抛弃了新民主主义和共同纲领

新政权并不是共产党一家打下了。共产党用很激进的革命纲领来联合各个政党,团结了民主党派,推出了共同纲领,发展新民主主义论。最开始不是搞社会主义改造,有合作企业,是混合经济,允许市场经济的存在,认为市场经济会起到很重要的作用。在政治上,是联合执政,副总理有一半是民主人士,因此不是共产党一家独霸天下,而是继续执行共同纲领,巩固新民主主义。

但毛泽东成立新政权之后,这些马上就抛弃了,搞社会主义工商业改造,搞唯一的公有制,后来中国又改为社会主义初级阶段。刘少奇的儿子,写了一篇文章登在中国读书报上,说要改造我们的历史观,回到新民主主义。刘少奇是对的,现在大家都认为,那场争论刘少奇是对的,抛弃共同纲领是一个错误,后面做的事情都是急于求成。

虽然当初刘少奇提出的是对的,但如果现在再回到新民主主义,因为历史条件已经大变,当初对,现在未见得对。秀才遇到兵,有理说不清。刘少奇想要做的是发展生产力,毛泽东不同意。第七次党代会特别吹捧毛泽东,毛泽东很受用,但发现刘少奇与他是有差别的。有分歧之后,要废除刘少奇。政务院总理是周恩来,国家纪委的头是高岗,用两个机构来指挥中国。最初毛想用高岗取代周恩来,毛泽东派高岗手下的人找刘少奇的资料,做这样的事情。高岗得到密令就到处串联,把事情干坏了。毛主席把底交给了高岗,但高岗说服不了这些人,不是一个派系的人不好交底,最后传到刘少奇、薄一波的耳朵里。党内斗争是很复杂的,毛泽东勃然大怒,把高岗打成反动,命令刘少奇处理高岗,说成是反党集团。高岗是华东局的第一书记,比陈毅的地位要高,自杀了。高岗的女儿是社科院的同事,最近高岗的家人不断上诉中央,说指令是毛主席下的,高岗集团是没有事实依据的。

这涉及到共和国的走向问题,毛泽东战胜了刘少奇,高岗做了一个替罪羊。

运动与百分比

我们要反左,同时也要反右,但主要的还是反左。中国的建国理念有很奇怪的现象,左战胜右。左的东西与百分比路线结合让中国的政治很荒谬,那为什么左的路线总是占上风?因为毛泽东是左的根源。

第一件事是土改,1947年开始,一直延续到建国以后,歌颂土改,打土豪分田地,但实际过程要复杂得多。抗日战争刚刚结束,就要消灭地主阶级,抗日战争期间我们的同盟军、统一战线上的盟友。当初中共中央决定搞土改的时候非常文明。后来蒋介石吸取教训,整个政府把土地买下来,而不是消灭地主。我们现在也有物权法,打土豪分田地是没有法律观念的。当初执行的方针是政府先把地买下来,最后再给农民,这是很文明的,但很快就转变了,把所有的地主都当做土豪劣绅。不但是地主,甚至对他们的子女,包括共产党的高级干部,都要划成分,一辈子不得翻身。地主成分必须是总人口的8%,因为毛主席曾在江西做过调查。虽然更大规模的调查表明应当是2%,但毛泽东还是坚持8%。

第二是五十年代初的镇压反革命运动。蒋介石的很多下属没有去台湾,现在要当成反革命来镇压,还有很多起义士兵,原本对他们是有许诺的。本来镇压反革命在国际社会上是很难交代的,但朝鲜战争爆发,敲锣打鼓的声音很大,就没有人注意镇压反革命了。对反革命的定义,动机、思想和行动是不做区分的,认为中国总人口的千分之五应该被杀掉,如果没有达到这个数字,说明你的斗争性不强。最后一共杀了七十一万,超出了这个比例,而且还关了一百二十九万人。

还有三反五反运动,公开贪污腐败的刘青山张子善案件,还有给志愿军提供假冒伪劣物品的资本家,规定一定要抓多少比例的人。毛泽东在一系列英明的批示中,说你们抓出来的老鼠应当十倍于现在,六十六军能做到,那些达不到就必须说明理由。

反右运动中,有党支部书记为了达到数字,把自己打成右派,这种事情都发生过。周扬扶植了很多左派作家,他把党的文艺方针应该怎么搞,送给习仲勋,最后被打成反党集团,这些都作为反革命的证据在人民日报一批一批地曝光。1957年年初的时候,最高国务会上的讲话,唯一正确的方针就是百花齐放百家争鸣,给执政党提意见,高级官员都听了这个讲话,大家欢欣鼓舞。统战部部长李维汉召集高级知识分子,说不提是不信任,怕我们出尔反尔。而且是毛泽东亲口讲的,很多再也不想说话的人也说了,提了半个月。但是到了六月十五日,事情正在起变化,党内发表文章,文章没有向党外发布,说这些人趁机疯狂向党进攻,正式吹响了反击右派的号角。我们是响应你的号召啊,大的政党领袖公然的出尔反尔。关于反右有两种完全不同的说法,一是引蛇出洞,我知道你是坏蛋。如果是这种讲法,就是天下第一号阴谋家,你开始就是要整我们的。另一种是毛泽东当初是真心诚意地要知识分子提意见,刘少奇邓小平反对,毛泽东一意孤行,后来意见那么尖锐,在刘少奇的面前没法交代,马上来一个转弯。

大跃进运动有一个背景,那就是东风压倒西风。我们是很了不起的,经济建设是很艰难的事情,但中国1957年钢铁总产量535万吨,我们在发展经济方面还是取得了非常大的成就的。但是后来放卫星,亩产达到2100斤,7320斤,8月13日达到36900斤,这个是有纪录片的,有人民日报记者去拍照的,我们是亲眼看见的,小孩在稻穗上跑的。钱学森以科学家的身份发文章出来论证,证明毛主席搞大跃进是对的,说粮食的最终来源是太阳,热量转化成粮食,损耗三分之二,但在理论上仍然是可以达到的。每一次路线错误的时候,都有德高望重的科学家来证明。

问答

问题1:朝鲜战争,我们在情感上认为是正确的,理性的看,当时的局势对中国的东北边境造成了威胁,中国边界上的小村庄已经被轰炸了。那么除了参战,还可以用其他的方式来改变吗?

徐友渔:你的说法不是没有道理,这是为朝鲜战争辩护的一个借口,美帝国主义把战火烧到了鸭绿江边。当初越南战争的时候,美国在越南打仗,怕中国误解。我尊重你的意见,但我是持怀疑态度的,打仗是很严肃认真的事情,轰炸要做到这一步是不太可能的。我认为他们这场战争只准备在朝鲜打,虽然我们越来越质疑擦枪走火的事情,但我仍然认为这个理由是不存在的。

问题2:在毛时代,意识形态是否与执政党有某种内在的关联?

徐友渔:意识形态的作用很大,对政治的影响是决定性的。

问题3:中国政府的政治宣传充满了谎言,现在是否有了改进?

徐友渔:最好还是选择色彩不那么重的话。变化是很大的,时代发生了变化。文化革命之后李维汉的反省是非常深刻的。周扬被人说成是文艺界的沙皇,最后也死的很惨。中国的最高领导人,文化革命中除了毛泽东以外,所有的人都是可以打倒的,成立专案组,超越现定法律,宣布是叛徒内奸公敌。现在不太可能了,时代确实在进步。

问题4:太强调中共在时政中阴谋的那一面,是不是太简单了?

徐友渔:确实有逻辑,不一定对哈。统治者是希望国家强大的,但在具体怎么做的时候,问题是很复杂的。1967年谈论中国问题的文章中,怎么容得你赫鲁晓夫在毛泽东面前摆谱。十月革命的威风在那里,中国应该是第二号,我应当在你赫鲁晓夫之上。我们迅速地在经济上超过他。执政的革命党,党群之间出现了问题。要在政治上比,毛泽东想要创造一种理想社会。而打倒特权阶层,当初是得到拥护的。


评论请前往 2049BBS